茄子污视频app高清无删减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穆如公公走后,夫妻二人,对视一眼,都松了一口气。

相视一笑,但是笑完之后,元卿凌却忽然落了泪。

她是一下子就伤心起来了,眼泪像断线的珠子,怎么都止不住。

宇文皓开始还以为她是装的,结果看她眼泪是豆大豆大地下,哭得特别的伤心。

他紧张起来,双手托着她的脸,手指轻轻地扫去眼泪,“怎了?怎么一下子哭了?是不是难受了?”

元卿凌只顾哭,而且越哭越伤心,却一句话都不说。

这弄得大家都着急起来了,喜嬷嬷立马就说要去请御医。

元卿凌这才止住了抽泣,道: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

两个眼睛,哭得像核桃一样肿了。

“怎么了?告诉我!”宇文皓看得心疼,问道。

元卿凌看着他,忍不住心尖又在微痛,“我只是想起我们吵架的话,心里难受,我说要走,你说休妻,打掉孩子,我知道都是假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难过,这些话,就像针一样扎进来,心尖都发痛。”

性感糖果诱惑春光乍现

宇文皓眸色一痛,一下子抱着她,紧紧地抱着,把她用力地挤入自己的怀中,鼻头酸楚,心脏也像她说的那样,在发痛,尖锐地痛。

在这一刻,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能没了元卿凌。

他声音惊痛而灼热,道:“以后我们再也不说这样的话,哪怕是做戏,也不要说,不,我们也不做戏了,如果这种个事情还有下次,我来拒绝。”

元卿凌伏在他的怀中,重重地嗯了一声,眼眶还是一个劲发热。

且说穆如公公回了宫里,没有听喜嬷嬷的话,守住秘密,而是一五一十都转达了给明元帝听。

明元帝皱起了眉头,“王妃真的寻短见?”

“真假不知道,但是奴才去到的时候,地上有血,王妃的手也伤了,而且,王妃哭得很伤心,王爷怒气一直都压不住。”

明元帝沉思了一下,“他们夫妻看着像是做戏吗?”

穆如公公摇头,道:“奴才看着不像,而且,他们事先也不知道奴才去啊,这做戏给谁看呢?”

明元帝摇头,“未必,老五精着呢,他媳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。”

“这……就为了不娶侧妃?”穆如公公犹豫了一下,“皇上,老奴其实不明白王爷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推了这门亲事。”

“不明白?”明元帝淡淡地笑了。

“老奴愚钝。”穆如公公道,“还请皇上指点。”

明元帝冷笑,“朕也不知道,攀附了褚首辅,对他而言,利大于弊,唯一的弊端,大概就是楚王妃未必吃得住褚家那丫头,为了一个女人,放弃大好机会?他不像是这么愚蠢的人。”

穆如公公听得涉及政事,不敢再问了。

明元帝倒不是然不明白宇文皓心里想什么。

褚首辅三番四次提出要把孙女嫁给他做侧妃,其目的和用心是什么,他肯定知道。

这对他来说,是个大好机会。

但是,同时意味着他会被褚首辅牵制。

这个儿子,傲气比较大,不愿意为了利益而逼自己做一些日后可能面对的抉择。

不妥协,到底是好还是不好,也分两面看。

做皇帝,有时候绝对不能妥协。

但是,有时候需要妥协。

明元帝心里头漫出一丝欢喜来,虽然还得历练,但是,至少看出了好苗头。

关于娶褚明阳为侧妃的旨意,最终也没有下达到楚王府。

算是逃过大难。

但是元卿凌和宇文皓都知道,这个问题,始终会卷土重来,到时候,不知道又得想什么法子去躲避了。

换个角度想,元卿凌其实也挺高兴。

因为,不是她一个人在苦苦维持,还有他陪着。

这样的事情,经历下来,两人的感情也深厚了许多。

艰难地熬过一个月。

入冬了。

天气寒冷,元卿凌就不爱动弹。

现在吃喝也正常了一些,虽然偶尔还会反胃呕吐,可比起原先,已经好受很多。

胎儿渐渐地稳定了下来,御医每一次来诊治,都是满意地点头,“进展神速,进展神速啊。”

齐王娶侧妃的这天,刚下了第一场雪。

因亲王娶侧妃也是大事,齐王府大排筵席,作为哥嫂的宇文皓和元卿凌,还是要道贺的。

这说来也巧了,纪王竟在这一天回了京,立功回京。

皇上大加赏赐,赞许他用短短一个半月不足的时间便把亭江府所有的土山贼歼灭。

明元帝给纪王赐了一身黄袍。

自然不是明黄色,但是,皇上赐黄袍,这意味着什么呢?

百官的心又在猜测了。

历代皇帝,也有赐黄袍的,可只给太子赐,皇上此举,是不是默认了纪王为太子?

是啊,纪王本来就功绩过人,如今又剿匪立功,获赐黄袍,他本身又是长子,如果说皇上有心立他为皇储,倒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倒是怜悯了楚王,亏得他还以为王妃怀孕了,便可稳坐太子之位。

莫说这胎生出是男是女还不定,就算是哥儿,那也未必就轮到他,长子嫡子都在,说贤,他也不是最贤明的。

就当百官都在为宇文皓掬一把热泪的时候,宇文皓却携着楚王妃出席了齐王娶侧妃的宴上。

一个多月,楚王妃都没出来过了。

本以为怀孕的人,会幸福甜蜜,殊不知,看到楚王妃的时候,大家都吃了一惊。

这楚王妃真是可怜啊,怕是连怀孕了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。

瞧那苍白的脸?瞧那尖小的下巴,瞧那风都能刮走的身板,哪里有半分怀孕的丰润?

凄惨得很那,到底是出身不高,又是那样手段得来的,不受宠也是正常。

也亏得她命好能怀上,否则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扫地出门了。

这些,都是在场一部分人的心思,对元卿凌的猜测。

对于可怜人,大家都愿意用怜悯或者是宽容的眸光看待。

洛平公主迎了过来,握住元卿凌的手,“我的天老爷啊,你怎么瘦得那么厉害?”

元卿凌怀孕,公主是命人送过东西过来,但是她自己没有亲自来,她是个最识趣的人,听得元卿凌胎儿不稳,避嫌不来。

元卿凌微笑道:“之前一直都吃不下,现在好点了。”

洛平公主笑道: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老五虐待你呢。”

宇文皓也笑了,“皇姐,我哪敢啊?”

洛平公主拉着她进去,“其他公主和亲王妃都在里头,进去打个招呼。”